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 正文 445.爱得多的人先掉眼泪。(求月票)

445.爱得多的人先掉眼泪。(求月票)

“ayaneru,你回来啦。”

“嗯。”

回到酒店套房,咲良彩音颓然地走进屋子,虽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但她还是挤出了一丝应付的笑意。

这个结果她早就预料到了。

爱得多的人才会先掉眼泪。

所以她不会哭。

也不会认输。

咲良彩音今天的行为,有一半的原因,是出自于她的本能。

有另一半,是因为清水有沙。

按理来说,她不该,也不能选择在他们分手后的这个时间袒露心意。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有女孩子因此而受伤。

可她还是说了。

咲良彩音与任何女孩子都不同,她是个麻烦的,且任性女孩子。

许多人对于咲良彩音这名女孩子印象,停留在傲慢,恶劣,嘴硬,心口不一。

然而,身为一名普通的女孩子,咲良小姐最大的特点,最令她光芒万丈的特质。

是行动力。

说一不二的行动力。

这一点,回想她至今为止的所有行为,便可得知。

在清水有沙与最上和人之间不断徘徊,无论哪一种感情都难以割舍。

可她十分清楚,倘若日复一日的看着清水有沙的悲伤,终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清水有沙那惹人爱怜的表情所吞噬。

即便有朝一日,适合的时机来了,她也无法再将真心话,对那个男人说出口。

所以,才会是今晚。

而结局,与自己想象的相差无几。

以咲良彩音的傲慢性子来说,那番恶劣,拐弯抹角的发言,已经是她的全力。

她没办法像清水有沙那样,将「喜欢」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只能以她自己的方式,传递内心的情感。

而最上和人也没有令她难堪,以“我不想依靠他人”这样的说辞,委婉地表达了拒绝。

谁都没有将「喜欢」与「讨厌」说出口,就仿佛他们谈论的,真的是只关于人生的哲学话题。

谁都很体面。

至少表面如此。

“啊咧?ayaneru,祈之助没有和你在一起么?”穿着浴袍的日高理菜疑惑地询问道。

“祈之助?我没有看到她呀。”

“真是奇怪,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出去的呢。”

咲良彩音闻言沉默,扯了扯笑脸:“大概是迷路了吧。”

“听上去确实很有可能,我去打個电话给她好了。”

等到日高理菜走后,咲良彩音回了卧室。

套间里一共有两间卧室,加隈爱,日高理菜,清水有沙一间。

小西沙织与咲良彩音一间。

主要是日高理菜与清水有沙长得比较娇小,可以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而若是将加隈爱换成咲良彩音,另外两名女性声优会感到不安,生怕这个贴贴星人晚上对自己做些什么。

咲良彩音原本确实是有那个打算的,而在遇到最上和人后,她现在已经失去了这个心思。

她现在只想赶紧洗个澡,然后去到梦里,将那个可恨的家伙打得落花流水。

等咲良彩音洗完澡,清水有沙已经回来了,她似乎是真的迷路了,被加隈爱说教了好一会儿。

到了晚上的酒店女子会环节,作为一行人之中唯一的已婚女性,小西沙织遭受到了加隈爱与日高理菜的轮番轰炸。

因为有村上梨衣这层关系,加隈爱是知道最上和人的,而日高理菜则对小西沙织的丈夫一无所知。

只听说并不是他并这个圈子里的人,是个在普通公司上班的一般男性。

因为打探对方丈夫的身份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因此日高理菜一直避免着触及这个话题,问的都是些婚后生活如何之类的事。

至于清水有沙与咲良彩音,根本不想掺合这个话题,一直默默喝着水,谁都不吭声。

小西沙织多少有些尴尬,摆手道:“别光说我事儿啊。”

“呐,沙织,结婚好像已经一年多了吧。”

“嗯……嗯……”

小西沙织瞟了两眼身旁的咲良彩音与清水有沙,心虚地点点头。

旋即,加隈爱接下来的话,直接令小西沙织不知所措。

“还不准备要孩子么?”

“欸?”

小西沙织手一抖,手中的杯子差点掉落在地,神色之动摇,加隈爱与日高理菜权当她事在害羞。

而咲良彩音与清水有沙,则下意识地以为她是在惊慌,担心离婚的事情暴露,纷纷不语。

只有小西沙织自己明白,她是在心虚与担忧。

那晚的亲熱過于突然,她与最上和人显然不可能做安全措施,然而那天是安全期,因此她并没有过多担心。

可是,人生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在加隈愛问出这个问题前,她根本就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情。

“暂……暂时还没有那个打算啦。”

面具已经碎得一干二净的她,只能强笑着故作镇定。

听小西沙织这么说,加隈爱也没继续追问下去,众人很快进入了下一个话题。

她们都是声优,讨论最多的自然是工作方面的内容,而近期声优圈里最引人注目的新闻。

自然只有那件事了。

“户塚桑,没想到会成为声优呢。”加隈爱感叹了一句。

得,绕来绕去,又绕回到他身上了。

日高理菜似乎是很乐意谈论这个话题,附和道:“户塚桑,给人一种什么都会的感觉呢,那个人好像无所不能欸。”

清水有沙抬眼瞟去,总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她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

咲良彩音琼鼻微皱,哼了声:“rinamaru,可不要被那种男人迷惑哦,接近了的话会倒大霉的。”

根据就是本小姐,和在场的另外两个冤种声优。

“欸?为什么?”

日高理菜不解,在她的印象中,最上和人应該与咲良彩音关系很好才对。

虽然当事人自己好像并不那么觉得。

不过最近也有传闻说他们俩关系恶化,搞不好是真的。

小西沙织见状,忙出来打圆场。

“彩音她……不太擅长和男性打交道啦,对不对?彩音。”

小西沙织给咲良彩音使了使眼色,咲良彩音“嗯”了声,便不再多说。

加隈爱微微摇头,表现出一副爱说教的母亲模样:“彩音,当着沙织的面说这种话不太好哦。”

日高理菜闻言微微蹙眉,不解道:“小西桑与户塚桑很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