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影视世界从攻略女主开始 > 正文 第311章 没钱但是依然嘴硬的梁爽

第311章 没钱但是依然嘴硬的梁爽

周三,天气晴朗,中烟香港开始上市,发行价4.88元港币,开盘价4.97元港币,最低价4.93元港币,之后开启上升趋势, 袁旭东用自有资金撬动十倍杠杆分批买入5000万元港币的股票。

公司提供了五倍杠杆,合作的券商提供了一倍杠杆,平均买入价格5.27元港币,经过一系列的高抛低吸后,平均持仓成本降到5.07元港币,之后连续三天高抛低吸, 在周五收市前卖出, 整体获得了超过百分之一百的收益率,再加上十倍的杠杆,整体收益率大于百分之一千。

除去相关交易的成本,还有要分给公司的利润,袁旭东个人收益差不多在四千多万元港币,换算成人民币的话,大概有三千五百万元左右,其实袁旭东还是非常看好后续的涨势的,可惜公司风控部门认为后续交易风险过大,强制他平了仓,当然,后续的交易他可以使用自己的资金进行交易,不过公司最多可以提供一倍的杠杆,合作的券商也可以提供一倍的杠杆,再加上他自己的三千五百万元利润,他可以以个人的名义买入一亿四千万元的股票,然后长期持股, 风险自担,所赚的利润也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只需要给公司和券商融资的利息就行了,利率不高,一年不超过百分之七。

和公司其他股东商量了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有的人看好,有的人觉得风险过大,留股票过夜的不确定性太多,还是持有现金最安全,袁旭东也不劝别人,他暗自决定等下周一开盘,就以七港币为上限全仓买入,一跌破六港币就止损,股价超过二十港币就止盈,如果交易成功的话,他可以赚差不多一亿五千万港币,也就是一亿两千多万的人民币,当然,要是失败的话,只要在六块钱左右及时止损,他差不多损失两千万港币,要是来不及止损, 股价就跌破五块钱的话,那他就彻底破产了,而相比这些风险,他觉得潜在的收益更大,对于中烟香港这家公司来说,现在的股价太低了,有足够的安全边际让他赌一把,当机会来临的时候,就应该使劲抓住机遇,免得日后悔不当初。

周末,阳光明媚,心情还不错的袁旭东陪着梁爽一起去了市郊,去拍摄维西护肤要求的广告宣传片,按照维西护肤市场总监小宇的说辞,梁爽的皮肤又白又嫩,为了让顾客充分感受到自家护肤品的强大效果,梁爽必须穿着尽可能省布料的比基尼,站在蔚蓝色的泳池里拍摄,让清澈干净的池水和雪白细嫩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要让顾客产生一种足够强烈的购买维西护肤品的冲动和诱惑感。

“好,可以!”

“好,拍下一个可以吗?”

“梁小姐,你跟产品互动一下,拿一下产品!”

“好,可以,来,稍微抬点头!”

“好,可以!”

“好,可以了,梁小姐,我们先休息一会儿!”

“好的,谢谢!”

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梁爽穿着粉红色的泳裙,双腿交叠放在一起,躺在泳池里的白色躺椅上,手里拿着维西护肤的各式护肤品拍了一组写真广告,袁旭东就在泳池边看着她,防止有不怀好意的男人趁机占梁爽的便宜,大概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又或者是光天化日之下,袁旭东并没有发现其他想对梁爽不怀好意的男人,除了他自己。

看着露胳膊露大腿的梁爽,那雪白细嫩的肌肤,性感精致的脖颈和锁骨,还有湿漉漉的披散在肩头的长发,要不是碍于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在,他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化身狼人扑上去,将梁爽穿在身上的粉红色泳裙彻底撕碎,当然,该有的理智还是要有的,虽然在脑子里面翻江倒海,浮想联翩的,但是袁旭东表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除了眼神偶尔乱瞟一下,其他的一切表现都很正常,毕竟他现在的人设是梁爽的室友的男朋友,两個人还是好朋友,彼此之间保持着最纯洁的友谊。

在袁旭东的监督下,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拿着毛巾和饮料走到梁爽身边坐下,他将手里的毛巾和饮料递给梁爽笑道:

“梁小姐,擦擦汗,喝点饮料!”

“不了,我只喝水!”

梁爽接过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道。

“小赵,给梁小姐拿杯水!”

“好的,总监!”

吩咐旁边的助理小赵给梁爽重新拿一杯水,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看向梁爽拍马屁道:

“梁小姐,您真是第一次拍广告吗?您这状态跟感觉,真是拿捏得太准了,以后我们准备跟您长期合作!”

看了一眼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梁爽有意无意道:

“那要都是这个价格的话,还是算了吧!”

笑了笑,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直接说道:

“如果咱们这条广告火了红了,带动销量,那下次找您就是现在价格的十倍了!”

听到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这样说,梁爽的嘴角不由地勾起一丝笑意,明明心里得意又高兴,却又想要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这大概就是女孩子家的矜持吧,站在一旁的袁旭东这样想道。

就在梁爽故作矜持的时候,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又继续道:

“这说到底啊,我们还真应该感谢被骂那女的!”

听到这里,梁爽微微皱眉,声音不高兴道:

“你说谁呢?”

“就是公交车上那个女的,要是没有她的话,我们还发现不了像您这么好的模特,您好心帮她,她还反咬你一口,要我说呀,她就是活该,这种人啊,没准比那变态还不要脸呢!”

说罢,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看向梁爽笑道:

“你说是不是啊,梁小姐?”

见他这么贬低罗艳,梁爽不由地面色微变,她将手里的毛巾扔给他,接着便起身离开,没想到梁爽会突然翻脸,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面色微楞道:

“梁小姐,你几个意思啊?”

“一个意思,这广告我不拍了!”

“梁小姐,这才拍了一组广告,后面还有五组呢,我们可是从早上干到现在,现在你说不拍就不拍了?咱们的合同上,可是白纸黑字写的有一万块钱的违约金!”

“一万就一万呗,你以为我缺钱是吗?”

看着想要拿合同上的违约金来威胁自己的维西护肤的市场总监小宇,梁爽双手抱胸,凶巴巴地反击道:

“我告诉你啊,像你们这种无良的广告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合作,拜拜!”

“梁小姐,你......”

见梁爽跟广告商的人闹翻了,袁旭东便跟着她去了换衣间,等她换回自己的衣服后,袁旭东便陪着她一起离开,开始赶回市里去,坐在出租车后排,看着满脸郁闷的梁爽,袁旭东笑了笑道:

“小爽,那个广告商是怎么得罪你了?”

“你说呢?”

白了袁旭东一眼,见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梁爽不由地眉头微皱道:

“袁旭东,我现在广告没了,还要赔偿人家一万块钱的违约金,伱笑得这么开心几个意思啊?”

“一个意思,你活该呗!”

白了梁爽一眼,袁旭东故意讽刺她道:

“你和罗艳的事我都听小果说了,罗艳被人网暴,虽然你不是有意的,但是毕竟和你有关,可你却选择了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对不对?”

“对什么对?你都知道什么呀你?”

“那你这么激动干嘛啊?”

看着对自己横眉冷眼的梁爽,袁旭东直接道:

“你就是贪慕虚荣,好面子,虽然网上的人都抨击罗艳,但是对你的评价却是正面的,捧高踩低的,你是不是觉得很出风头?”

“你......”

“我什么我?”

瞪了梁爽一眼,袁旭东继续道:

“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要不然的话,那个广告负责人说罗艳,你干嘛这么激动啊?”

“袁旭东,你在这跟我装什么好人呢?”

被袁旭东怼得没话说,梁爽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讽刺道: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刚才拍广告的时候,你眼睛往哪看呢?”

“我看你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袁旭东理直气壮地道:

“你明明知道我对你图谋不轨,你却还是叫我过来陪你,说,你是不是同样对我不怀好意?”

“谁对你不怀好意了?”

见袁旭东还是跟以前一样死皮赖脸的,梁爽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道:

“懒得理你!”

“懒得理我?”

看了梁爽一眼,白色的露肩衬衣,粉红色的百褶裙,白皙如玉的胳膊和大腿都露在外面,说不出的性感和妩媚,虽然心里蠢蠢欲动的,想要将梁爽就地正法,但是毕竟答应过梁爽要和她做朋友,袁旭东又不能真的罔顾法律来硬的,便决定采取迂回路线,先刷好感度再说,想到这里,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张建设银行卡递给梁爽道:

“这个给你,密码三个三三个四!”

“什么意思?”

见袁旭东给自己银行卡,梁爽眉头微皱道:

“你把我当什么了?”

“还能当什么?好朋友呗!”

袁旭东将银行卡塞到梁爽的手里笑道:

“里面钱不多,也就够你赔偿几次违约金的,先别拒绝,我知道你现在手头上没钱,这钱也不是平白无故地给你的,就算是我的投资好了,等你以后赚到钱,十倍偿还怎么样?”

“去你的,你这比高利贷利息还高呢?”

白了袁旭东一眼,想到自己确实没多少钱了,梁爽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将袁旭东给的银行卡收了起来道:

“谢谢你啊,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没事,我不缺钱,最近刚赚了几千万,再过几天就是亿万富翁了,当然,也有可能变成乞丐,到时候就要靠你养我了!”

“你就吹吧!”

白了一眼嘴欠的袁旭东,梁爽笑了笑道:

“你要是真的变成乞丐的话,就让姜小果养着你啊,她在普凌资本工作,收入挺高的,应该足够养一个小白脸了!”

见梁爽拿姜小果来挤兑自己,袁旭东同样笑了笑道:

“也不知道是谁死要面子活受罪,卡里没有多少钱,还跟人家大言不惭地说,一万就一万呗,你以为我缺钱是吗?”

“你不许说!”

“我就说!”

看着恼羞成怒的梁爽,袁旭东学着她之前的样子傲娇道:

“一万就一万呗,你以为我缺钱是吗?”

“你还说?”

“就说!”

......

回到学校,将梁爽送到女生宿舍附近,见她要离开,袁旭东情不自禁地拉住她的右手,梁爽很明显地愣了一下,接着便有些慌乱地道:

“你快点放开我,小心给别人看见了!”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什么?”

不等梁爽反应过来,袁旭东在她的脸蛋上吧唧亲了一下笑道:

“好了,就当是今天的报酬了,拜拜!”

“你......”

见袁旭东撒开腿就跑,梁爽颇为气恼地跺了跺脚,暗骂一声“无赖”,接着便无可奈何地往女生宿舍走去,等她回到寝室,刚坐下来不久,姜小果和段家宝便围住她道:

“梁爽,我想告诉你的是,石头其实是很在乎这件事的!”

“在乎在乎呗,你跟我说干嘛呀?”

见梁爽还是这样满不在乎的样子,姜小果气道:

“梁爽,你的心是肉长的吗?好歹她也跟咱们是室友啊,她现在被大家公然认为是一个没有节操的女生,你就不能帮帮她吗?”

“你知道什么呀?”

见姜小果一直跟自己念叨这件事,梁爽忍不住皱着眉头,心烦意乱道:

“你想让我怎么帮她啊?是拿大喇叭在学校里面喊,还是挂一横幅啊?你以为我是什么顶级流量吗?现在热度过去了,你觉得我说话还会有人听吗?”

“我......”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

“我真是......”

“好了好了,咱们出去!”

见姜小果和梁爽争执起来,面红耳赤的,段家宝连忙推着姜小果离开了寝室,把她和梁爽分开,免得她们两个真的吵起来,甚至是打起来,让别人看了419寝室的笑话!

等姜小果和段家宝离开后,寝室里只剩下梁爽一个人,稍微愣了一会儿,她跟自己奶奶视频道:

“奶奶,我好像做错事了,但是我又不敢真的当面跟朋友道歉,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小爽,做错了事不要紧,但是你得先承认自己的错,然后大大方方的向人家道歉!”

“可是奶奶,您知道我呀,我,我怎么张口呀?”

“张不开嘴,你就得赶紧想办法弥补自己的过失,比如,悄没声地做一些对人家好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谢谢奶奶!”

“你别难过啊,都会过去的!”

“嗯,那我先挂了,奶奶拜拜!”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