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道槃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老子认栽

第二百一十章 老子认栽

孙七扭曲的面具上,现出慌乱神色。

他把鬼头匕首一把揣在怀中,从地上跃起,连忙向孟林猛追。

飞到高空之后,他想起一事,向地面的五人恶狠狠地传音吩咐。

“你们看好这些人牲,我去劝劝乔三兄弟。有谁敢异动的话,我的手段,你们应是知道的!”

孟林身在前方,越飞越高。

不到几息时间,他便飞到七百丈的高空,速度时快时慢,不远不近的吊着孙七。

孙七在孟林身后半里急追,声音柔和,传音诱惑。

“乔兄弟,你不要跑,有事好商量,你来接手秘地,也不无不可!”

孟林心道:“我信你的鬼!商量?你是想杀老子才对!”

三息之后,孟林猛地催动元气,增强凌虚步法,呼啸疾飞,身形一瞬间拔高到千丈高空位置。

孙七被孟林落在身后很远,紧追不舍,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乔兄弟,我有新得的秘法,可以赠给你,只求你在魔君面前美言几句!”

“你……说的……是什么?风大……我……听不见!”

孟林扔下一句传音,便狂飙向在秘地外守候的慧通小和尚,身影在孙七的视野中消失无踪。

三里左右的路程,转眼间被他飞跃而至。

孟林降下身形,来到风雨庐约五十丈高度,把无名洪炉御使到风雨庐之旁的地面上,向慧通小和尚焦急传音叮嘱。

“慧通师兄,我是孟林!稍后,我催动法宝飞上高空之时,你便施法念经!念你那个菠萝心经!后面有大鱼!”

慧通小和尚心思通明,明白孟林的意思,连忙坐定身形,双手合十,向上传音答允。

再说那孙七,在孟林身后狂追不舍。

他虽然看不到孟林的身影,但是凭着元丹境修为,他能感觉到孟林就在前方不远处。

只是,那个戴着淡黑色面具的可恶男子,身形在高空越来越高,后来就不可探查。

无奈之下,孙七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血凝丹,再次纳服而下。

一息之后,他的气息更盛,修为再涨,飞行速度增大到原来的两倍:“嗖!!”

旋即,孙七探查到与孟林的距离拉近,急匆匆地传音阻拦。

“好小子,呃,乔三兄弟别走!你怕什么?难道还怕为兄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孟林身在高空七百丈处,身形再次向上拔高,传音拖延:“你那是……什么功法……来着?”

“幻形诀!这是为兄刚得到的,还没有来得及修炼!”

孙七神情发狠,语气却温柔无比,安抚孟林静心等候。

孟林来到千丈高空,把天命燃元功和无畏拳神意同时催动而起。

他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头下脚上,祭起混沌神拳,三象之力悉数施为!

与此同时,他神念传意无名洪炉,御使着灰色洪炉向上疾飞冲撞!

地面巨岩旁的风雨庐内,慧通小和尚收到孟林动手的讯号,运转玄功,全力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

不多时,风雨庐上泛出淡黄光晕,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得神圣无比。

此时,孙七来恰好来到孟林身形之下,身处五百丈高空的位置。

不知何故地,他只觉得神魂脑海眩晕了片刻,心肠忽然变得柔软起来。

他摇了摇头,向四周望了望,内心充满疑惑。

“这天杀的贼子,去哪里了?!寻常筑基境到不了五百丈以上的高空,难道他妄图在下方偷袭?!”

话音刚落,他背上一紧,突然感受到下方似有一只饕餮巨兽,正向他狂飙冲来。

孙七不疑有他,想也不想催动九垒盾光簪全力庇护,在肉身体魄外形成层层护体灵光。

而后,他嘴角咧到一侧,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卷棕色薄册,扔下下方危险之地。

“乔兄弟,为表诚意,我把幻形诀先扔给你,你看后便知我是否真心!”

向下方传音完毕之后,他嘿嘿轻笑,从怀中掏出那柄短刃上依然泛着血色的鬼头匕首,猛地朝下方投射而去!

“黑小子,你给我去死吧!”

“嗖!”那鬼头匕首速度极快,直接戳中向上冲撞的无名洪炉,发出“当”的震天声响后,被无名洪炉收入体内。

孙七感受到身形下方的危险之意仍然未去,印法急变,心道:“不怕你不抢夺大爷的秘宝!五鬼阴灵爆!让你贪心,炸死你!”

无名洪炉内,似有无量空间,那卷棕色薄册和鬼头匕首被混沌之气分别束缚,如同相隔有千里之远,再不能擅自脱离。

接着,那柄鬼头匕首被孙七催动,化为五只身体更加凝实的恶鬼。

恶鬼们在混沌之气中迷茫地向四周望了望,找不到孟林的踪影,发出一声不甘地吼叫,同时自爆而亡。

灰色洪炉发出轻微震动,那五只恶鬼所化的齑粉,涨大之后又迅速缩为一团,被混沌之气缓缓吸收。

轻风吹过,洪炉内部的混沌之气依旧神秘磅礴,似乎从未发生过爆炸一样。

孙七神念感悟到鬼头匕首的自爆,沾沾自喜,放松警惕,正欲返回秘地。

然而,在他尚未动身之时,他忽然感到下方的危险越来越近,不禁愣在当场:“没死?不是那黑小子?!”

无名洪炉在孙七的疑惑声中,狂暴地撞上他的身形,把他的左腿直接撞得断折!

同时,神魂中运转有避神术的孟林,身影出现在孙七上方两丈位置,头上脚下,向下疾冲!

“孙老弟,那幻形诀拿给我看看!若是真如你所说,是好东西好功法,我定然会替你美言。说不定,魔君对你加以提拔,也不是不可!”

孙七被无名洪炉托着向上疾飞,下意识问道:“听你口音,你比我还小,为何叫我老弟?你是魔君请来的那个隐秘大能?!!”

“嘭!!”孟林混沌神拳全力施展,把他自身最高的攻击法门,运转到极致,暴轰在孙七的头脸之上。

孙七的青色面具塌陷半边,红的白的污秽之物流了满脸,身体颤抖不已,向孟林恨声传音。

“他么的,乔老三,怪不得你戴黑色面具,你的心真他么黑!”

孟林笑而作答:“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二人一炉,疾速坠落。

慧通小和尚从风雨庐内站起,看着血淋漓的孙七躯体,向孟林合十:“孟师兄,这就是魔门之人?”

孟林看着孙七,如同看着一座灵石大山,嘿嘿笑道:“慧通师兄,你我这次算是捞着了,这能换不少灵石吧?!”

孙七眼前一黑,残存的气息迅速变弱,无力地道:“你不是乔三?”

“我是!你撑着点,我这就带你去见魔君!”孟林歉意一声,把孙七扶到巨岩旁依靠,掏出金疮药,便要救治于他。

孙七轻唾了孟林一口,没有唾中,气若游丝。

“老子认栽了,你想拿我换灵石,门都没有!嗯,魔君的踪迹,在,在……”

“呼。”一股黑色业火,从孙七体内爆发而出。

几息之后,巨岩旁除了一小片人形灰烬,再无其他。

清风吹过,灰烬飘散,孙七就此彻底消失。

孟林掐诀停下天命燃元功,挠了挠鬓角的几丝白发,连声唏嘘。

“为什么要自杀呢?就算不自杀,我们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你……”

慧通小和尚停下心经,皱眉道:“孟师兄,以前他们都叫你孟黑,我还曾为你辩解。如今才知道,是我错了!”

孟林讪笑一声,收起无名洪炉,把混沌之气中束缚的那卷薄册转移到藏天殿内安放,扭头向慧通小和尚征询。

“慧通师兄,前方秘地中还有几个佛门有缘人,你要不要去收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