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修罗武魂 > 正文 第684章 无情抹杀

第684章 无情抹杀

仇老鬼话音未落。

那自头顶贯穿其身体的一剑,便是蓦然迸发出炽盛的剑气。

下一刻。

‘‘噗’’的一声。

仇老鬼的整个身体都一下子崩塌,化作一片鲜红的血雾。

秦长生冷哼一声,吞噬武魂将对方一身溃散出来的法力,以及对方的残魂尽数吞噬。

同时,他左手一抓,一把将对方的储物戒指,还有对方那件魔宝黑色铃铛,一并抓入手中,打了两个简单的法诀,将其镇压起来,随后又手脚麻利的将其摊位都一并收了起来。

随后,他执剑而立,环顾四周,神情淡漠的道:‘‘我知道北荒城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北荒城的秩序,就是没有秩序!’’

‘‘杀人越货,欺凌弱小,在这里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下虽然修为浅薄,但却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谁若是觉得我软弱可欺,大可来试试我手中这剑,利是不利!’’

他凌空而立,冷冽的声音传遍四周。

在其面前,那名金丹境后期的摊主仇老鬼所化的血雾尚未散开。

杀鸡儆猴!

震慑宵小!

不得不说,虽然此举张狂,但无疑很有效果。

简单而直接。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心不已,看向秦长生的眼神,与先前明显不同了,眼中明显多了几分凝重。

方才的一幕,实在令他们吃惊不小,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仇老鬼竟然会死在秦长生手中,被秦长生越阶斩杀。

‘‘好厉害的小子!’’

有人盯着秦长生,忍不住深吸口气道,看着秦长生的目光闪烁。

‘‘天人境中期的修为,竟然能越级斩杀了仇老鬼,这份天赋与底蕴,还真不一般!而且,此子竟然还修炼了少清剑派那门传闻中最难修炼的,号称世间最强大的火属性剑法神通太阳剑经,真可谓妖孽了,不愧是少清剑派的弟子!’’

不少人动容,盯着秦长生眼神闪烁,各种念头涌现。

一些魔门强者甚至想着,是否要趁着秦长生现在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将其扼杀。

毕竟,仙魔两立,秦长生此番展现出来的天赋与潜力实在不容小觑。

虽然那仇老鬼并非十大魔门的精英高手,但是其曾经也是出自十大魔门,只是后来惹怒了门中大人物,逃了出来,沦为散修。

但是其修炼的神通,正是十大门派罗刹殿的上乘神通,底蕴比起一般的散修要深厚得多。

否则若是寻常散修,也不可能接得下此前秦长生那气势如虹的一剑。

尽管,那一剑秦长生只用了十几道纯阳剑气,并未爆发全部实力,但其威力依旧非同小可,不是寻常散修能接得住的。

‘‘呵呵,不愧是少清剑派的高徒,还真是叫我等吃了一惊,天人境的修为居然有如此能耐,的确让人动容,经此一战,在场想来是没有人会小觑你了,你可以下来了,公子需要无生花,老朽这里倒是有一些,公子不妨看看,需要多少?’’

一个须发白眉的黑袍老叟呵呵一笑,冲着秦长生招呼道。

在场众人皆都被秦长生方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慑到,这须发白眉老叟却是率先平复了心中的波澜,冲着秦长生招呼。

‘‘这老头不简单,亲眼目睹你杀了方才那个金丹境的摊主,还敢招呼你,肯定有两把刷子,你小心点,别被他阴了。’’

赖皮大黄狗看了那白须老叟一眼,冲着秦长生传音提醒道。

秦长生点点头,大大方方落到那白须老者的摊位前,目光在其摊位上扫视。

这个白须老叟的摊位上,都是各种灵草宝药,秦长生在边上的角落里,看到了无生花。

‘‘真是无生花!’’

秦长生顿时目光一动,看向摊主道:‘‘这无生花怎么卖?’’

‘‘无生花在北冥不算稀有灵药,小友若是需要,老朽可以将其赠与小友,就当交个朋友如何?’’

那白须老叟慈眉善目,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看上去很有亲和力,让人忍不住就要心生好感。

他的声音就像是拥有某种魔音,让秦长生的心灵不自觉的放开,脑袋不知不觉昏沉起来,感到无尽的困倦。

就在这个时候,秦长生的识海之中,神魂秘宝庇神钟忽然震荡出一道青色涟漪,随后一股神秘的力量自庇神钟内喷薄而出,化作清辉,罩住了秦长生的整个识海。

顿时之间。

秦长生动荡的识海立即就平定下来。

那一股困倦感,昏沉感,也立即犹如潮水退散,头脑立即清醒过来,耳边响起赖皮大黄狗的惊呼声:‘‘精神秘术,小心!’’

‘‘精神秘术?!’’

秦长生立即反应了过来,明白自己方才分明是着了那白须老叟的道。

‘‘死!’’

就在秦长生清醒过来的同时,那方才慈眉善目的白须老者却是一掌按向秦长生的天灵盖。

此刻的他,眼神狰狞,杀意凛然,哪里有半分的慈和善良,身上更是腾升起了强烈的魔气,这一掌拍来,若是秦长生没有挣脱对方的精神秘术的精神压制,处于浑浑噩噩的昏沉状态,必然是要被对方这一掌拍碎了脑袋,磨灭了元神,死无葬身之地。

他脚步微挪,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轰隆!’’

那白须老者一掌落空,强大的力量落在秦长生方才所立的地方,地面上顿时浮现出一个清晰且光滑无比的掌印。

那掌印印入地下,却是没有震裂周围的青石地板,足以见得对方对力量的掌控力非同小可,以及其对其所修之神通的修炼,也已然到了一个无比高深的境界。

‘‘嗯?竟然从我的精神压制中清醒过来,怎么可能?!’’

那白须老者一掌落空,顿时吃了一惊。

‘‘嗤啦!’’

就在他动容之时,一道炽盛的剑光蓦然自侧面斩杀而来,剑光煌煌,璀璨不可直视,犹如一轮烈日当空镇压而下,具有可怕的压迫感。

这一剑,威势远远超过先前秦长生击杀仇老鬼之时,所展现出来的威力!

白须老者面色大变,一瞬间汗毛炸立,忍不住惊呼出声:‘‘你方才与仇老鬼交手,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他面露惊骇,仓促抵挡。

然而秦长生这一剑的威力太强了,摧枯拉朽,势不可当,一瞬间便撕裂了白须老者施展出来的护体罡气。

那炽盛的纯阳剑气如天火流星,瞬间将白须老者整个人笼罩了进去,在那炽盛的白光之中,传出白须老者凄厉的惨叫。

只是刹那。

白光敛去之时,那白须老者的肉身已然化作飞灰。

一缕元神惊恐逃遁出来,却被秦长生左手一把摄入手中。

‘‘公子饶命......’’

白须老者的元神立即惊叫道,在秦长生的掌中惊恐求饶。

‘‘噗!’’

然而,秦长生却根本没有与之任何废话,宛若没有听到他的求饶一般,干脆利落的捏爆了对方的元神。

吞噬武魂暗暗发动,将其残魂以及溃散出来的法力迅速吞噬一空,同时大袖一翻,将对方的整个摊位都给一股脑收入储物戒指中。

至于那白须老者身上的储物法宝,秦长生自然也不可能放过,统统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