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春江花月夜 > 第17章 悲痛

第17章 悲痛

第17章 悲痛

贺江的眼睛,红得像染了血,堪比地狱恶魔。

余一只觉毛骨悚然,干巴巴地回道:“属下刚刚把孙姨娘压去地牢,没来得及注意这边的事情。”

孙若嫣!贺江神色猛沉,见眼前的大火一时无法熄灭,他转身大步前往地牢。

地牢素来阴森,又因老赵的事情刚经历过一场血洗,铁锈味扑鼻。

孙若嫣被关押在最深处,可贺江一路走到尽头,只见牢房门大开,孙若嫣已不见去向。

“这……”余一抹了抹额上的冷汗,瞬间想明白前因后果,恨不得跪在贺江面前自刎谢罪。

“马上去找,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

他一定要活剐了孙若嫣!

“是!”

余一不敢耽搁,大步转身出府搜寻孙若嫣的下落。

脚步声远去,贺江像再难以承受压在背脊上的重量,踉跄着跌坐在地,仰头发出悲鸣般的嘶吼声。

是他太自负,没考虑到孙若嫣会在正院放火制造混乱,自己则趁机逃跑……声东击西,这么简单的计谋,却毁了他的全部期盼。

他甚至不敢回正院去面对叶春儿的残骸。

他没脸再去见她。

闭上眼睛,眼泪汹涌而落。

黑暗倾轧过来,他的世界,再次变成永无天日的深渊。

他是安定侯,权势滔天,钱财多得一辈子都挥霍不完,他拥有别人所羡慕的一切,可他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爱。

哪怕是生养他的父母,都不曾爱他。

他爹虽是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却终日驻守边疆,直到战死都没回来看过亲生儿子一眼。

他娘不堪寂寞,跟一个侍卫勾勾搭搭,只把他当拖油瓶看待,连他高烧了也不管不顾,若非有个仆从心软,悄悄递信给贺老夫人,他早就变成一堆白骨。

可是,即便贺老夫人请来太医,捡回他一条命,他娘却因为被惩罚而怀恨在心,半夜三更闯入他房中,用麻绳把他捆绑起来,沉入池塘。

被救起来后,他就再不相信这个世界,也厌恶世上所有的女人。

这辈子唯一一次动心,就是在那座被积雪围绕的深山之中,可再次遇见她的时候,他做了什么?

他对她说:你长得真丑,不要站在我面前碍眼!

她本来欢欣雀跃地笑着,看向他的眼神亮如星辰,还特意跑到外面的菜地里,摘了一碟西红柿,清洗干净递给他……可对上他嫌恶的神情,红彤彤的西红柿全部落在地上,血红的汁水四溅。

那时,她是不是在心里偷偷地哭了?

他为什么没能记起她来呢?

为什么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

为什么没有稍微对她好一点儿?

贺江抬起手,恶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他站起身,浑浑噩噩地往外走,不知怎么就走到书房。

靛青色的外裳仍旧搁在案头,他仿佛看见叶春儿拈着针,低头一针一线认真缝制的模样。

他抓起衣裳,小心翼翼地抱入怀中,却想起她嫁给他半年,他甚至都没有牵过她的手。

胸腔里撕心裂肺地痛,他哭至失声。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被敲响,门外的仆从禀告道:“侯爷,火被扑灭了。”

贺江慢慢抬起头,眼底的悲痛渐渐沉积,他收拾好情绪,前往正院。

心里再自责,再不甘,他还是得去送她最后一程……然而,等断垣残壁被清理干净,却没发现任何尸体的痕迹。

叶春儿不在火海里!

哪怕她极有可能已落在孙若嫣手上,但只要她还活着,就有重逢的希望……贺江通红的眼底浮起一点点亮光,像是即将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重新活了过来。

虽然恨不能当即前去孙府要人,但残存的理智提醒贺江,他手里没有筹码,冲动行事不仅救不回叶春儿,还会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他必须得尽快掌握足以扳倒孙家的证据!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做件事情:“派个人去告诉孙若嫣,叶春儿每掉一根头发,我就在她身上剜一刀……如果不想被千刀万剐,就在我去迎接之前照顾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