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求求你出道吧 > 正文 第456章:分工合作

第456章:分工合作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 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 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 我不懂……”

······

想要第一时间捕捉作者大大踪迹?快来?起︼点⊿读书评论区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 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 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

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的男明星,大多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这是人性使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刘安迪,苏野也不是。

他是个渣男,稍微有点人情味的渣男。

仅此而已。

所以,他从不经营什么专一人设,也不打造好人属性,反而一个劲作妖,努力展现自己的邪恶。

可奇怪的是,在综艺界,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喜欢他这一趴。

只能说是应验了彭杰导演那句话:人是不自知的。

彭杰看着现场的这场宫斗戏,扶了扶眼镜,眨巴眨巴眼镜,显得有点无力,感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好像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又又又被苏野骗了。

彭杰说:“其实……我才是不该出现的人,你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我好像不便参与,要不,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小野再告诉我就行了。”

冷觅安一拍桌子:“彭导不能走!公司离不开你。”

彭杰傻眼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这么重要过?

冷觅安语重心长道:“要是彭导觉得我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的话,您可以提,我改。”

彭杰手足无措,因为从一个公司的层面来说,冷觅安有功无过,他只是单纯不能接受太压抑的氛围。所以,他变得很支支吾吾:

“我……这,其实,你……做得挺好的,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