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网游之医手遮天 > 第34章 钱芊不期然的想到电影院里的吻

第34章 钱芊不期然的想到电影院里的吻

热,凑近钱芊吻上了他肖想已久的粉唇。

钱芊更加瞪大了眼,终于石化彻底沉沦,面对景奕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她更加呆愣着不知该做何反应,迷蒙的大脑只剩下一个念头。

“尼玛,这看恐怖片竟看出了爱情片的效果”

直到电影结束离开电影院,钱芊都还有些懵懂,她万万想不到她保留了二十五年的初吻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夺走,太过始料未及,以至于她久久无法恢复正常。

这年头像钱芊这么纯情的女孩已经很少很少了。

景奕看着坐在对面脸红得几欲滴血依旧有些呆愣的钱芊,忍不住暗暗好笑,抬手弹了下钱芊的额头:“回神了。”

钱芊猛的一下回过神来,视线所及是景奕帅到无可挑剔的脸,以及那橘红色的唇,之前的触感清晰的在脑海里出现,钱芊呆了下飞快移开了眼。

景奕此刻的心情特别飞扬,看钱芊这反应就知道她不讨厌他的亲近了,微笑着问:“味道怎么样”

钱芊的脸瞬间爆红,她觉得自己热得都要冒烟了,她之前怎么没发现景奕竟是这么大胆的流氓啊

有哪个男的吻了自己女朋友还要问一下对方味道的吗又不是吃菜。或许这样的男的不少,但在她的认知里是不应该有的。

钱芊忍不住横了景奕一眼。

景奕平白被钱芊横愣了下,无辜的看着钱芊,钱芊更加卖力的瞪他。

景奕突然明白过来,忍不住想笑,努力忍住,却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我是问你这个酱牛肉味道怎么样,你刚刚不是吃了吗”

啥钱芊瞪大了眼,这会儿她可真冒烟了:“牛肉我有吃了这个牛肉了吗”

景奕非常肯定的点头。

钱芊抽了下嘴角,垂眼看着面前的牛肉,她讨厌牛肉,既然如此就把它消灭光吧

钱芊不再多想,低垂着头努力奋斗,化悲愤为食量。

景奕笑呵呵的看着钱芊奋斗,那眼中的柔情往外扩散一直扩散着,柔得能将旁边餐桌的人都融化。

他发现钱芊比他想象的更加可爱,高冷不过是她的保护色,这才是真正的她,有点呆有点二有点萌,真正的她只有他能看到。

“慢点吃,不够咱们再叫。”景奕体贴的嘱咐,钱芊差点没被噎住。

两人正是在电影院旁边新开的一家餐厅用午餐,不知是不是许芸梅说的那家,反正这家餐厅非常不错,面积大、环境好、食物的味道很赞价格还不贵,正餐之后有精美的甜点、茶水供应,还放着舒缓的音乐,是那种能让人坐许久不腻的地方。

午餐结束两人休息够了之后决定去网游城转转,网游城卖的都是各大网游的周边,两人走进一家屠龙周边店,钱芊看着货架上摆着的各种角色手办,视线定格在一个叫“芊若舞风”女刺客的手办上。

那正是钱芊以前职业选手的角色,一身黑裙蒙着黑色的面纱,与其他身材妙曼妖娆的女刺客不同,她总是笔直而立像一杆标枪,沉静的溶于黑暗之中杀人于无形。

所以,她被媒体、粉丝称之为最神秘冷酷的刺客,她不喜欢参加赛后的媒体采访,而正好有人也不希望她出镜,以至于她在联盟六年,粉丝根本不知道她具体长什么模样。

虽说在巅峰的六年并不快乐,也没多少值得回忆的东西,但此刻回想起来,钱芊突然觉得曾经所有的不快乐竟淡得让她抓不住,只剩下对于青春与奋斗的感叹。

做为芊若舞风本人,钱芊却没有一个自己的手办,突然,她想把这个手办买下来,伸手将手办抓住的同时另一只手正好也抓在了手办上。

钱芊诧异抬眸,对上一双冷凝的桃花眼,愣住。

s:感谢恋酱送的平安符么么么这一章两章合一,4千字,以后都这样更吧求订阅求订阅啊喂扑成死狗了嘤嘤嘤

第84章曾经倾慕的对象

冷凝的桃花眼同样愣了下,眸子里的冷凝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痕。

钱芊怔愣过后淡然的收回了手。

巅峰战队队长郁凡岑,这样当面遇上不可能装做不认识,钱芊微微一笑主动打招呼:“好久不见”

郁凡岑回过神来极轻地扯了下嘴角:“好久不见”

“小芊,要买那个手办吗”原本在另一边看手办的景奕不动声色的看了郁凡岑一眼,走到钱芊身边微笑着问。

郁凡岑看向景奕更是诧异:“奕副教也在。”

绝峰有三名教练,一名年长的主教练,两名年轻的副教练,确切的说景奕是绝峰的副教练,但了解内情的都知道,虽说景奕只是副教练但一切训练事宜都由他负责。

郁凡岑跟景奕认识,钱芊并不意外,毕竟是巅峰战队的队长,认识面当然该广一些。

“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到郁队长。”景奕嘴角挂着微笑眼神却冰冷没有温度。

这人刚刚想拿芊若舞风的手办吧钱芊都离开巅峰战队那么久他还要买她的手办,他对钱芊的心思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所有怀着这样心思的人都是他的敌人,更何况他本就跟郁凡岑不对付,他对他的态度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郁队长这是一个人在逛街”

郁凡岑极淡的扯了下嘴角,眼神比平常更显冷凝:“随便走走,奕副教这是”

景奕看向钱芊扬起温柔的笑:“跟女朋友一起随便走走。”特意咬重了“女朋友一起”几个字。

郁凡岑冷凝的桃花眼明显浮现惊愕,他看看景奕又看看钱芊,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你们在交往”

“是啊”景奕笑着点头,看到郁凡岑惊愕底下闪过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受伤。表示心情很愉快。

郁凡岑不理会景奕,将询问的视线投向钱芊,显然他不太相信景奕的话,明知不可能有假,但他想从钱芊那里得到答案。

钱芊接触到他的视线坦然点头:“我跟奕在交往。”她发现现在再见郁凡岑,心已经起不了一丝波澜。

钱芊没谈过恋爱但不代表她没有过倾慕的对象,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喜欢上一个不错的异性很正常。

在校园里时她同性缘异性缘都差到离谱。离开学校后异性缘终于是好了那么一点。她也第一次暗恋上了一个异性,情窦初开晚了点,自我控制力也就强上很多。喜欢也不会很快表达出来,她想若是没有后来发生的事,就曾经她跟郁凡岑之间的暧昧程度,时间长了。十有八九会在一起的吧

可惜,天意弄人

从钱芊嘴里得到肯定的答案。郁凡岑冷凝的桃花眼闪过一抹黯然,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看向手办:“你要买这个吗”

“嗯。”钱芊并不否认自己的想法。

“我就看看,你买吧”郁凡岑笑得有些勉强的道。

钱芊点了点头,景奕拿过手办笑得略调皮的道:“这个我要了。我家里收藏了很多芊若舞风,到时我送你一套。”

钱芊没想到景奕会收藏她的角色手办,愣了下。听这语气还有不少,不由失笑。从他手中将手办拿过来:“既然这样,这个我买了送你,你到时送我一套。”

“一个换一套啊”景奕挑眉:“你可真会做生意。”

钱芊笑,“咱们这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行”景奕无奈而宠溺的道:“我的便宜你尽管随便占好了。”

钱芊不期然的想到电影院里的吻,面上一热,不再多说转身往收银台走去,暗想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啊

景奕看着羞涩逃走的钱芊扬起甜蜜的笑,再看向被他们冷落了的郁凡岑:“郁队长慢慢逛,我们就先走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小芊在一起的,但是,小芊知道你做过的事吗”在景奕走出两步后郁凡岑冷冷盯着他的背影极冷淡的道。

景奕停下脚步,侧头,斜眼冷如冰刀。

郁凡岑轻蔑的冷哼一声:“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后你认为她还会愿意跟你在一起吗”

“呵”景奕静默片刻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缓缓转身面对着郁凡岑,勾起自信的笑:“我并不认为我做的事不可原谅。”

“是嘛”郁凡岑不屑的撇了下嘴,抬脚缓缓走到景奕身旁:“这话你说得底气够足吗”

景奕的凤眸微微闪了下,郁凡岑笑笑从他身边走过,转过一个货架,走到门口的收银台跟付好款等待打包的钱芊道:“小芊,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

钱芊虽不知道他为何要跟她借手机,但毕竟是认识的人手机借出去一下也无妨,她没有多想的把手机给了他。

郁凡岑接过钱芊的手机,按开,解锁,冲钱芊微微一笑,这是他今天第一个真实的笑:“你手机屏幕的解锁还是原来的”

“嗯。”习惯了一个解锁方式她也就一直用着了,再说平时她也不怎么用手机,钱芊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让郁凡岑开心的,不过并没多说。

郁凡岑拿着手机快速按了他的号码,拨通,再将号码保存,把手机递给钱芊:“我把我号码存进去了,以后常联系,有时间咱们聚聚。”

钱芊觉得她跟郁凡岑并没什么好聚的,若说还有巅峰战队的人那就更没有必要了,不过出于基本的礼貌她还是微笑着点点头:“好。”大概郁凡岑说这些也不过是出于客套吧毕竟巅峰战队的队长有时间的时候并不多。

郁凡岑挥手跟钱芊道别,转头看了走到近前的景奕一眼,极具挑衅之意的微微勾了下唇,转身离开。

景奕看着郁凡岑像个胜利的王者般骄傲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

巅峰战队跟绝峰战队之间的关系非常恶劣。从战队的队员到战队名下的游戏公会再到两方的粉丝关系都非常不好,看到景奕跟郁凡岑这样,钱芊并不奇怪。

收银员将手办打包好递给钱芊:“小姐您是芊若舞风的粉丝吗您运气可真好,这可是巅峰官方发行芊若舞风的最后一款限量版的手办了。芊若舞风退役后就没再出她的周边,要不是现在屠龙要关服了,巅峰也不会出她的手办的,这个手法我们店好不容易才定到一个。刚摆上货架呢。”

钱芊接过精美的礼盒袋内心不免因这些话生出感慨。微微一笑似自言自语般悠悠道:“是啊我运气还真好。”

她退役与巅峰脱离了关系,他们自然不会再出她的周边,真要出也要得到她的同意。不然便是侵权,她有权告他们。

就像这次他们出她的角色手法并没得到她的同意,虽然她离开后就彻底跟他们断了联系,然而刚刚郁凡岑也没跟她说这一点。

真要追究起来。她就有权去告他们,不过虽巅峰对她无情。但她仍旧对巅峰有爱,告他们就算了,浪费时间不说还要花钱。

不过不知道这次限量版的手办出了多少,价格定得这么高。她的分成是不是该给她呢

每个出名的游戏战队尤其是明星战队都会给选手出角色周边,选手拿销量分成,按签约的合同来定。每个选手分成不同。越出名的选手拿的分成自然就越高。

钱芊在巅峰的六年里,初期合同签的是两年。除去成本费用后分成才拿两成,续约仍旧是两年一签,最后两年她拿的分成已经从二变成了七。

“在想什么呢”

从店里出来景奕看着钱芊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一开始他不敢打扰,也不敢问,心里有些担心,害怕她在回忆跟郁凡岑的曾经,毕竟钱芊跟郁凡岑之间并不简单他都知道。

郁凡岑是他掌控之中的意外,虽这个意外最终被他剔除,但就像扎进肉里的利刺,刺虽已拔掉却留下了一个伤疤,还是一个始终无法愈合的伤疤,只要轻轻一撕就能露出底下血淋淋的一片。

郁凡岑说得没错,他的话没有底气,他做的一些事他害怕让钱芊知道,他怕她知道了会恨他,会怕他,会讨厌他,会离开他。

而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能属于他,谁都别想从他手里将她抢走,郁凡岑不行,其他人同样不行。

“我在想巅峰出了我的手办,该给我多少分成。”钱芊并无隐瞒的道。

原来是想这个,景奕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提起来,“他们跟你联系过才出的吧”

钱芊摇头:“没联系我出的。”

“没联系”景奕微微蹙了下眉,没有联系就好啊笑着道:“限量的应该没多少,不然他们也不会事先不联系你了,既然他们不联系你,这分成就当最后给战队的贡献好了。”

钱芊睨了景奕一眼笑道:“没想到你还会帮他们说话啊是不是其实你跟巅峰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坏啊”

景奕笑笑,若是正常情况下他才不会这么说,但他不愿钱芊跟巅峰再有瓜葛,当然主要防的是郁凡岑。

“我只是不想这些事让人操心,不然,你给我个授权声明,我帮你把钱跟他们一分不少的要过来,可不能让你吃了亏。”

钱芊笑笑摇摇头:“算了,我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瓜葛,反正是最后的限量发行,就当是最后给战队的一点贡献吧”

“嗯。”景奕微笑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钱芊能这么想他很开心,当然不是她不追究分成让他开心,而是她说不愿跟巅峰有瓜葛让他开心,说实话,他真的很不愿意巅峰占了钱芊的便宜。

“这个给你。”钱芊将手上的礼袋递给景奕,景奕笑得开心的接过,其他的不必多想了,只要钱芊现在是跟他在一起的就对了。

钱芊道:“别忘了说送给我的一套。”

景奕笑得温柔宠溺:“放心吧,不会忘记的。”

在网游城逛了一圈,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差不多可以约伍源他们出来了。

景奕开了专属于他们五人的手机群,看到他们都在线,号码群拨过去。

伍源最先接的电话:“小奕奕,我等你的电话等得花儿都谢了,你可终于良心发现的想起我们了。你现在跟嫂子在哪呢”

景奕点开了视频,往旁边照了照,“去老地方,我跟小芊这就过去。”

景奕说的老地方是一处他们常去的休闲庄园,汇集了许多室内或室外的休闲项目为一体,庄园在郊区,位置是偏了一点,但地方特别大,环境非常好,是进出需要金卡的奢华庄园。

这时其他人也陆续接通电话,包括出差刚回来的徐子胤,对于景奕跟钱芊在一起了的事,他心里虽有些幽叹,但他看过景奕的坚持与付出,也就为他感到开心,由衷的表示祝福。

从市中心到那个休闲庄园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钱芊他们到这个名叫n的休闲庄园时四点四十,其他人都已抵达。

门口的接待跟保安恭敬的向景奕问好,明显都认识他,但即使如此,景奕还是按规定出示了金卡。

不需要说,接待直接带着两人去跟伍源他们会合。s,这处休闲庄园的真人cs对战场地有仓库场、丛林场、战壕场、水上场四个,当然也可以将四个战场合成一个混合大战场,全看顾客需求。

钱钱跟景奕过去时,伍源他们刚从丛林场出来,他跟苏夙然为红方,徐子胤跟魏云闲为蓝方,看伍源浑身的怨气就知道这一局他们输了。

伍源看到两人就立即扬起笑热情招手:“小奕奕,嫂子,你们来啦”

走得近了几人相互打招呼寒暄,他们都是初始形象进入游戏,不需要再介绍钱芊也认识,而钱芊于伍源他们更不需要介绍,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认得她了。

打过招呼伍源就腻到景奕跟钱芊中间靠着景奕撒娇:“小奕奕我刚刚被那两只虐惨了,你要帮我报仇哪”

再转头看钱芊:“嫂子要帮我报仇哟”接着昂首挺胸斗志昂扬的道:“下一局,我要跟奕哥、嫂子一边。”

最后伸出双臂想揽住两人的肩膀,景奕轻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