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网游之医手遮天 > 第39章 片刻后

第39章 片刻后

过他们。

当然,如今商铺所有权数量是有限制的。

如今,帮会最多拥有三个,而且哪个玩家所属的帮会有到了限定数量的商铺,那个玩家个人也不能再拥有商铺。

个人名下只能有一个。

在商铺转了一圈,满月夜歌无事可做带着兔子很萌去练级,兔子很萌现在的等级跟他们差距实在太大,照满月夜歌说的,想带他去干点什么都不行。

钱钱去采草药,奕博云天跟随。

采完草药钱钱就去炼药,奕博云天保留着跟钱钱的组队去刷怪给钱钱练级。

就一直这样忙了一个星期,钱钱终于炼够了开张的丹药,等级也升到了六十三级。

原本钱钱想东西准备够了,店铺门一开就开始做生意,不过五光十色、满月夜歌他们都说选个良辰吉日热热闹闹的开张。

钱钱原本觉得游戏也不需要那么多讲究,不过听他们说得起劲,觉得热热闹闹的开张也好,那样能有利的吸引顾客前来。

五光十色化身神棍,说二十月一号是开业大吉的好日子,他们便将开业定在了那一天。

今天已经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清晨,钱钱从密室里炼好药出来,想着跟郁凡岑说好的事,决定下线一趟。

“有事需要我陪你一起吗”奕博云天刚从外面刷怪回来。准备跟钱钱用过早餐一起去采草药。

钱钱并无隐瞒的将事情简要的告诉了他,道:“不用了,我去去就回。”

“嗯。”奕博云天略一沉吟微笑着点了点头,“早去早回。”

他早已知道那天晚上郁凡岑给钱芊打了电话,但通话的内容他不得而知,他用法子知道了钱芊的通话往来,但他并不想深入到内容。

过份的侵犯钱芊的隐私。他不能也不敢那么做。

钱钱下了线。奕博云天看着双眼紧闭的她片刻,悠悠叹息一声,离开。钱钱不在线。组队中断,他没法给她刷经验,决定去下个副本打发时间。

钱钱从游戏舱里坐起来,小宝就敲响她的房门。“主人,要准备早餐吗”

“准备吧”钱钱想了下道。出了游戏仓往卫生间走,去洗漱一番。

用过早餐,八点钟,这个时间郁凡岑应该已经在总部工作。钱钱给他打了个电话,得到肯定的回答便出了门。

巅峰总部不是在市中心而是在东阳区,叫巅峰俱乐部。俱乐部有好些游戏的战队,训练室。办公室,宿舍为一体,因此租下了一整栋二十层面积甚广的大楼。

小宝开车载钱钱过去,一个小时后来到了巅峰总部,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钱钱轻轻呼出一口气往大门走去。

跟前台禀明了来意,钱钱被带去了郁凡岑的办公室。

巅峰俱乐部下的战队只有屠龙职业战队取名“巅峰”,郁凡岑既是巅峰战队的队长,也是巅峰俱乐部的股东,巅峰战队的事宜由他全权负责。

离开两年,总部没怎么变,走在大楼内侧熟悉的走廊上,看着大楼背后种着枫树的休闲区,那是她以前最想去坐坐却从未去待一下的地方。

她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训练上,要出成绩,出让所有老队员信服的成绩,除了天赋,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现在正是训练时间,室外根本没多少人行走,钱钱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真是多虑了,待一下就走,根本不会遇到她不想看到的人。

来到二楼郁凡岑的办公室,他正在看资料,面色沉静,周身散发着冷凝的气息,颇具气势,整个人看起来沉稳而睿智。

“来了”前台已经敲过门通报过,钱芊进了门郁凡岑就抬起了头,冷凝的桃花眼带着丝丝笑意。

钱芊微微一笑,点头。

郁凡岑站起来,请钱芊到办公室的沙发坐下,道:“知道你喜欢喝橙汁,给你榨一杯吧”

“不用麻烦了。”钱芊淡淡的客气道。

“不麻烦。”郁凡岑微微一笑往办公室里间走:“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钱芊知道拗不过郁凡岑只有随他去,淡淡打量了下办公室。

郁凡岑的办公室她来过很多次,两年过去,他的办公室除了放了手办的柜子多了很多手办样品并无太大的改变。

窗户边的那盆小苍兰还在,正是花开的季节,白色晕着点黄的花朵生机勃勃。电脑旁小小的白瓷花盆里肉肉的丽娜莲还在。

这让钱芊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她以前来郁凡岑的办公室都是因为什么呢好像都是因为跟队员的矛盾吧

原本郁凡岑还耐心的解决,可后来次数多了,他也忍不住说,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多事呢她想事多吗谁叫有人总喜欢没事找事。

不过郁凡岑每次都会将事情调查清楚还给她一个公道,但也不得不承认,她是破坏战队安定团结的存在,其实,郁凡岑是个不错的队长。

“在想什么呢”不知何时郁凡岑走了过来,手上端着两杯现榨的橙汁,一杯放到钱芊面前的茶几上,一杯握在手中轻轻抿一口,“今晨刚买来新鲜的橙汁,尝尝看。”

“嗯。”钱芊端起橙汁喝了一口,握着杯子点了点头:“不错。”

郁凡岑安心的笑了笑,在钱芊左面的沙发坐下,“以前我并不喜欢喝橙汁,感觉那种甜甜的果汁喝着味道很不好,直到后来看到你每天都喝,很享受的模样,我忍不住也试了试,渐渐地就爱上了这个味道。”

钱芊看了郁凡岑一眼淡淡的笑了下,略带暧昧的话她不知该如何接口,不想多说什么,既然郁凡岑没主动提,那就只有她先说了。

放下杯子道:“我决定把钱留给战队,拿协议给我签字吧签了字我就该走了。”

“那么急”郁凡岑微微蹙眉。

“嗯。”钱芊点头并不多做解释。

郁凡岑了解钱芊的性格,他虽想留钱芊多待一会儿,但也点了点头,:“那你稍等片刻,这授权协议要现拟。”

第96章说来非常狗血

“好。”钱芊点头。

郁凡岑起身往办公桌走去,坐在电脑前开始打协议。

办公室里只有郁凡岑敲键盘的声音,钱芊默默看了他一眼便转头看向窗边盛开的小苍兰。

郁凡岑手敲着键盘,抬眼看了钱芊一眼,见她盯着小苍兰看,道:“还记得这花吗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呢”

钱芊转头去看郁凡岑淡淡的笑了下,点了点头。

那是她到巅峰的第二年,那天是比赛过后的一个休息日,原本钱芊并不知道那天是郁凡岑的生日,两人在街上偶遇,钱芊听他说了,刚好旁边有家花店,她见这花不错便买了送给郁凡岑。

那是钱芊第一次跟郁凡岑私下的来往,也是从那开始,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你知道小苍兰的花语吗”郁凡岑停下定定看着钱芊。

钱芊摇头,她只是觉得这花好看就买了,并没去管这花背后的含义。

意料之中的答案让郁凡岑失笑,与钱芊对望的桃花眼冷凝融开,轻悠道,“小苍兰的花语是纯真、无邪。”

微微顿了下继续道:“这一点很像你,所以,每次我看着它时都会想起你。”

纯真、无邪

钱芊抽了下眉脚,那是她吗忍不住笑道:“你确定不是因为这花是我送的才会看到它想起我”

郁凡岑看着钱芊愣了愣,失笑:“我发现你变了很多。”

“变了”

“嗯。笑容变多了,也自然了很多。话也多了些,开朗了很多。”

“是嘛”

钱芊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初到巅峰时是她人生最艰难的时候。那时她压力很大,还要面对队里人的挑衅、排挤,后来家里的事情解决了,队里人的排挤变本加厉,她能开朗才怪了。

两人不再说话,郁凡岑继续打授权协议,看似盯着电脑。视线却一直将钱芊囊括其中。

片刻后。郁凡岑抬起头:“好了。”纵使他想拖延时间,但授权声明也就那么点内容,他再慢也该完成。

“过来看看。有需要更改的吗”

钱芊点头往办公桌走去,站在办公桌外。

郁凡岑将显示器转向她,钱芊看了看没有意义,“就这样吧”

“行。那我打印出来。”

钱芊点点头等待着郁凡岑将协议打印好。

一纸协议打印很快,郁凡岑拿着打印好的授权协议走到钱芊身边。递给她。

钱芊接过,准备签字,不过她没有笔,正想伸手在左边的笔筒拿笔。郁凡岑快了她一步。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从她背后伸手去拿。

郁凡岑站在钱芊右边,伸手往左边拿笔。那样就将钱芊半圈在了身前,过近的距离让钱芊有些不太自在。奈何她已紧挨着办公桌无法向前移动拉开距离。

而且拿笔也只是瞬间,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接过郁凡岑递给她的笔。

钱芊将协议放到桌上,弯腰签名,郁凡岑站在一旁看着,近距离看着钱芊光洁无暇的侧面,向来冷凝的桃花眼泛着悠悠的柔软。

“嘭”

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

钱芊跟郁凡岑都吓了一跳朝门口看去。

门口站着一名打扮时尚的女人,深邃立体的五官有着混血儿美好的特质,女人长得很美,只是稍显锋利,看起来也十分高傲。

她看到钱芊深邃的大眼睛泛着冷芒,“钱芊,你来干嘛”

钱芊面无表情的看着女人,苏娜娜,曾经一次又一次排挤她与她针锋相对的人。巅峰战队的治疗,实力非常不错。

也是因为她,她与郁凡岑的暧昧才会终结,她才黯然离开。

“娜娜,现在不是训练时间吗你怎么来了”郁凡岑冷凝的声音透着不悦。

苏娜娜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我听说钱芊来了,好久不见,就来见见呗,怎么不可以吗”

苏娜娜关了门缓缓往里走,冰冷厌恨的眼神一直锁定着钱芊:“两年不见,还好吗”想着刚刚郁凡岑看钱芊那柔软的眼神她心里就一阵刺痛。

钱芊轻轻扯了下嘴角,冷淡道:“还不错。”

离开巅峰后的第一年,她去到处旅游,小日子过得非常悠闲。

“你这是想回来”苏娜娜鄙夷挑眉。

“你想多了。”钱芊嘲讽一笑。

“娜娜,我跟小芊有正事要谈,你去训练吧。”郁凡岑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

苏娜娜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瞪了钱芊一眼,转身飞快离开,重重的将门甩上。

办公室里蔓延着略显压抑的沉默,片刻后郁凡岑打破了沉默,说的话却是钱芊没想到的,“我没跟娜娜在一起。”

钱芊疑惑的看着他。

郁凡岑苦涩的笑了下,“当年只是一场误会,一场别有用心的设计。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当年的事,说来非常狗血,战队到外地比赛,那是她参加的最后一场职业联赛,比赛到第二天时,宾馆里她看到郁凡岑跟苏娜娜睡在了一张床上,床上凌乱不堪,两人同盖一床被子。

虽说她当时跟郁凡岑没什么,但看到那样的画面也被刺激得不小,因着赛事吃紧,这事没人多提。

比赛结束之后郁凡岑也没就此事多说什么,之后她跟他也就疏远了,再到后来发生那些事,她离开巅峰。郁凡岑没有一个解释,现在却来告诉她当年只是一场误会

“还有后面发生那些事,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郁凡岑略显疲惫的叹息一声,定定看着钱芊:“可你知道洛晓洁为什么要那么做吗”

当年洛晓洁将巅峰的战略部署以及一些保密资料,卖给了当时仅此于巅峰与绝峰战队的乾坤战队,让得巅峰那次比赛输得一塌糊涂损失惨重。

输掉一次比赛没什么,损失一些钱没什么,但重要的是战队里出现了叛徒,让人心痛的是这种背叛的行为。

当年事情败露,洛晓洁一口咬定这事是钱芊逼迫她干的,窝囊的输掉比赛队员们正是愤懑恼火的时候,此时正好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钱芊在战队人缘本就不怎么样,苏娜娜带头讨伐她,所有矛盾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第97章该有个明白

洛晓洁在队里的人缘还不错,是队里除了郁凡岑跟钱芊接触最多的一个,因为她是钱芊的徒弟。

她一口咬定事情是钱芊指使她干的,事情败露她愧疚而悔恨的哭,装得委屈可怜。她说她是迫不得已的,若不是被逼无奈她怎么可能那么做

洛晓洁是一个很努力也很有天分的刺客,已经开始上台比赛,队里人都相信她说的话,她前途无量,若不是被逼无奈怎么会做这种自毁前程的事

郁凡岑将事情压了下去,他说他会调查出真相,但他调查之后就是暗示钱芊离开。

钱芊当时觉得这一切都非常可笑,她早已厌透了在巅峰的生活,正好合同到期她离开了巅峰,但在离开之前她调查出真相。

将证据一份给了郁凡岑,一份给了职业联盟,她没做过的事,不能背负。

做了这种掉人品的事,本事再高,以后都别想再在职业联盟混下去。

钱芊知道,她离开之后,洛晓洁就被逐出了战队。

她是她的徒弟,她真心教她,但两人没多少私交,没感情,可即使如此,钱芊也觉得有些受伤。

得知洛晓洁被逐出战队,她没再关心这些事,至于洛晓洁为什么那么做,她问过,她没说,她也就没再去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结果已经出来,原因不再重要。

如今郁凡岑再次提起,钱芊不太在意的摇摇头:“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去计较了。”

“可这原因我觉得你应该知道。”郁凡岑微微拧了下眉,“心里有个明白不好吗”

钱芊轻轻一笑问:“既然你提起,应该是想告诉我吧”

郁凡岑沉默了下。不回反问:“你跟景奕怎么样”

钱芊不知郁凡岑为何会突然提到景奕,疑惑的微微蹙眉,不过想到跟景奕的相处,她忍不住扬起笑:“挺好的。”

“是嘛”郁凡岑觉得钱芊因景奕而露出那甜蜜笑有些刺眼,心也仿佛被刺了下,“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怎样的人”钱芊疑惑反问,“你问这个干嘛”

“我只是关心你。”郁凡岑微微一笑。

“我觉得他挺好的。”钱芊觉得郁凡岑的态度有点怪。不过她并未多想。看了才签了一张的协议道:“还有一张。签完我该走了。”

协议一式两份,一人留一份。

郁凡岑垂眼看协议,不再继续刚刚的话题。把协议签好递一张给钱芊:“谢谢你。”

钱芊摇摇头将协议收起来:“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稍等一下,我还有想跟你商量。”郁凡岑挽留。

钱芊询问的看着他。

“不会占你多长时间,坐下谈吧”郁凡岑请钱芊去沙发坐。

钱芊没有拒绝坐回沙发。郁凡岑坐在左面道:“是这样的,屠龙在关服前还有最后一次职业联赛。战队也有意最后出所有角色一整套的限量纪念版周边,你角色周边的设计你看要怎么办”

既然是最后一套的纪念周边,钱芊知道不能拒绝,“该怎么设计你看着办。我已经离开战队。这些事你处理就好了。”

“角色的手办我设计了几个,你看看怎么样”郁凡岑起身去拿来笔记本电脑。

钱芊看着郁凡岑的背影说不出拒绝的话,等他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两人一起看着郁凡岑设计的“芊若舞风”,郁凡岑边向钱芊解释自己的设计。钱芊耐心的听着。

最后,钱芊选了其中一个身穿紫色刺客装仰头淡淡望天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