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网游之医手遮天 > 第4章 从各个方面都证明

第4章 从各个方面都证明

去,说的果然是她,揭的秘还真有些接近真相,比如说她被她原在公会的副会长排挤这一点。

但是,她也没贴子里说的那么凄惨吧钱芊看着那些有理有据的分析好笑的摇摇头,这样的帖子难免引来骂战,对骂楼层数以万为单位,钱芊只看了第一页就直接关掉。

大概了解了目前的形势,钱芊站起身往书房外走,“小宝,你玩吧我去上游戏了。”

“主人,您真厉害,我也很疑惑您为什么能在法师的攻击下活下来,又为何能给法师那么高的伤害。”小宝跟在钱芊身后满眼求知的问。

第8章因祸得福

钱芊失笑,偏头看了眼她家八卦的智能机器人管家,笑了下道:“你继续在论坛上跟进说不定就能知道答案了。”

小宝失望的垮下肩膀:“看来主人是不打算告诉我了主人,您不说,今晚我会睡不着的。”

钱芊睨了小宝一眼笑道:“没关系,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就传信给我,我出游戏帮你关机。不然,你自己关机也成。”

小宝夸张的摊手:“主人,您真是太凶残了,您把我关机了,一进游戏那么多天,这家里谁来打理”

“我可以设置定时开关机。”

“主人,我不是手机,您这样对我太不人性了。”

“我只是想帮你嘛”钱芊摊着手面无表情满眼无辜的看着小宝。

“好吧”小宝无奈的应了一声,“我还是带着主人留下的悬念进入梦乡,期盼着答案公布的那一天吧”

钱芊笑笑没再说什么,走进卧室直接进入游戏舱。

“吞天”的游戏舱设计得极好,躺在里面很舒服,自动感应,全身扫描识别,闭上眼睛,进入游戏。

之前说过“吞天”加满营养液最长可进入游戏十五天,十五天必须下线回归现实一次,最短需要休息一个小时再上线,据说这是为了玩家的精神考虑,分清楚现实与游戏。

不过,一般上一次线就十五天的都是一些想在游戏里闯出一点名堂的职业玩家,普通玩家就不必说了,现实有学业或工作,上游戏时间不长,普通的职业玩家就只是朝九晚五的上班。

当然,一个人若躺十五天不动对身体不利,但全息网游系统都是连接着人的大脑与身体,“吞天”在这一点上做得尤为出色。

游戏里的活动牵动到现实身体的神经,游戏舱还自带智能微按摩系统,会定时给肌肉按摩,完全不怕躺太久起来身体僵硬影响行走。

现实身体机能将直接影响游戏里的角色属性,若现实身体有什么状况不适合再在游戏里,玩家自己没节制不想下线,系统也会自动强行让玩家下线。

而且进入游戏,现实身体就进入休眠状态,相当于玩多少天游戏就睡了多少天的觉,是在游戏也是在休息,哪怕是进入游戏十五天下游戏也不过相当于睡一觉起来,完全不必担心现实身体有疲累。

因是用营养液维持身体机能也就不存在三急问题,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上游戏前吃太多。

钱芊是那种一上游戏没有意外就上个十五天的人,不过这次因着后天要去参加堂妹的婚礼只能上个两夜一天。

站在天心大广场的南面城管办公间外,钱钱想着该如何合理的安排这两夜一天的时间。

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之前打算做而没做的事先完成,搞清楚到底是谁动手砸的她的摊位,拿到证据。

游戏里的时间跟现实时间同步,现在时间十九点二十,城管已经交班,她摊子被砸是前一班城管管辖时间内,也不知现在才去问会不会太晚了一些不过,就算是去找当班城管也不一定能成。

钱钱敲响了城管办公间的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声询问,伴随着椅子移动的声音以及往外走来的脚步声。

很快面前的门打开,里面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城管,看起来很有正义感,他奇怪的看着钱钱:“你有事吗”

“你好,我叫钱钱,事情是这样的”钱钱简要的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番,再道:“我看到广场周围有监控眼,我摊子对面正好有,我想来问问,能不能让我看一下监控,看一看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年轻的城管听了钱钱的遭遇很是愤怒,毕竟事情发生时虽不是他这一班,但也是在他管辖区内发生了这样的事,可对于钱钱的要求他却很为难:“按照规定,这是不被允许的。”

钱钱拧紧了眉恳切的看着年轻的城管:“那些药是我从一级的时候开始采的草药,一直收集到十五级能炼药了,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一次性炼出来拿来卖的,谁曾想却遇到了这样的事,不仅一分钱没赚到还倒贴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想看看是什么人所为,若是可以,拿到证据也好找他们讨要个说法。”

年轻的城管拧紧了眉:“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我听到了某些传言是关于你的。只要这样问就有了希望,便诚恳道:“我说的绝对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那些传言也是砸我摊子的人故意说来败坏我名声的。”

年轻的城管想了想道:“既然这样,你得先向我证明你的清白。”

“行”钱钱毫不犹豫的点头:“要怎么证明”

年轻的城管又想了想,从衣袖里掏出一张纸递到钱钱面前道:“既然传言说你的药是偷的,但你说是你自己炼的,很简单,你只需要在四个小时内把这个丹药炼出来,我就相信你,给你看监控并把视频复制给你。”

这时系统“叮咚”一声弹出一条任务选择对话框“触发隐藏限时任务:天心大广场南面城管扬小阳向您颁发了限时炼丹任务是否接受”

钱钱心中一喜点了“接受”并接过年轻的城管扬小阳递来的药单道:“好,我一定做到。”

扬小阳微微一笑:“那快去吧过了时间我可就爱莫能助了。”

“嗯。”钱钱微笑点头,转身往“凭租行”走。

左边的全息屏出现倒计时框,钱钱看着手上的药单,限制权限药单“蓄力丹”无限级炼制丹药,使用后可增加一定的力量值,是战士不可或缺的良品。

所需药材:百力果十克、蓄含花三朵、断筋草叶二十克、百心花茎三段。

炼制方法:取三印泉泉水按一定比例进行炼制。注:炼制之火需天裂山之炎。

钱钱没想到能触发隐藏任务,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而且触发的还是炼丹任务,这种任务一般交了任务,药单就会做为任务奖励奖给玩家。

不过看着这药单钱钱就知道这任务不好做,当她调出任务栏,看着简言意骇的任务描述时就更是忍不住蹙眉,想得到这份药单还真不容易。

第9章大赚一笔的机会

钱钱知道“吞天”里隐藏任务的任务描述以及给予的线索都非常有限,但这个任务的线索也太少了一点。

最主要的是它是限时任务,这就给任务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首先要去采药,虽说只需要四种药,但这药在哪有呢任务描述里就写了一个天裂山及附近,在天裂山就算了还加了一个附近这范围可就广了。

再一个就是三印泉泉水,三印泉又在哪呢任务描述里根本没有,钱钱打开地图搜索,根本搜不出来,那就需要她找,找又需要时间。炼制的火还要求是天裂山之炎,取火又需要时间。

就算这些都完成,到了最后炼制的时候,药单只写着按比例进行炼制,一般的药单都会标明比例是多少,但这个比例是多少呢没写,那只能靠自己的经验来试。

炼药时比例非常重要,系统允许有百分之一的偏差,但超过这个数值就会炼制失败。偏差越小丹药的品质就越好。

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就是火候的掌控,系统药单包括一些详细点的药单会标明哪个阶段用什么程度的火,这张药单同样没有。

从各个方面都证明,这个任务极具难度,当然,任务难度越大,说明丹药作用就越大。药单里只说提高一定的力量值,也不知能提高多少。

如此看来这张药单应该挺不错,而且还是有权限的药单,如今市场上还没有增加力量的药,若是她得到了这张药单,就是独一份,靠这种丹药都能大赚一笔。

如此想想,钱钱就忍不住有些兴奋,不由加快了脚步。

药师炼药需要药单,到了一定的等级系统会奖励相应的药单,系统药单炼制出的成品有药水跟丹药,都是回血或回魔法力的。

“吞天”里的药单就跟技能一样,除了系统固定的,还有一些打怪掉落或触发隐藏任务获得的五花八门的药单。

药单,有的限制等级,有的不限等级,有的限制权限,有的不限制权限。

限制权限的药单,哪怕玩家知道药方也没法炼制出来,反之,不限制权限的只要玩家自己记得药方,没有药单同样可以炼药。

钱钱很快走到“凭租行”,从天月城到天裂山走路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钱钱现在还没有坐骑,为了赶时间,她必须在“凭租行”租一匹马。

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想好了要租什么马,到了“凭租行”直接报了马的名称“赤焰飞马”,这种马有卖有租,价格稍贵但速度很快而且最大的特点是能爬高山,最能抗热,交了押金,钱钱领了马,立即往天裂山赶去,留下一路赤焰,引人纷纷侧目。

如今“吞天”的坐骑还不可以自己抓或自己养,也还没什么任务奖励坐骑或宠物蛋,有需要的都是在系统商城或商铺购买。

“吞天”里分金币跟银币,相当于rb的元跟分,金币与rb等值兑换,充值一块rb就是一金币,玩家帐号跟银行账户直接实名关联。

但是玩家在游戏里赚的金币,在游戏兑换系统直接兑换rb要扣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相当于一金币只有八毛钱,因此职业玩家一般都是在交易网上卖金币,一个金币稳定价格一块钱,交百分之十的服务费,可到帐时间会比游戏里晚上十二小时。

钱钱记得“吞天”开服之初前三个月还未开通rb充值,那时游戏里赚一个金币特别困难,金币交易网上的金币供不应求,价格一直居高不下,那段时间钱钱还狠赚了一笔金币,可惜那些金币她没拿来卖钱,最后都喂了狗。

随着rb的强势“入侵”金币就不再是稀缺的东西,游戏内整体市场发展越来越好到现在已经趋于平稳,钱钱觉得“吞天”出品商在坐骑这一块赚够了钱,应该就会渐渐开放各种获得坐骑的“路径”。

“赤焰飞马”的速度很快,十五分钟后钱钱就到了天裂山脚下,正准备上山时却被人叫住。

s:新的一周来了丧心病狂的求推荐票票推荐票都到我罐子里来这章有些短小,之前码好的,今天传上来才发现很短小,也不知肿么肥事,大概脑袋里有个洞存稿箱君为大家服务作者君清晨出趟远门

第10章一种安慰

钱钱现在赶时间原本想装着没听到继续赶路,可对方却很执着,并直接挡在了她身前。

钱钱不得不拉紧缰绳看着挡在自己面前,坐着“烈焰独角兽”身穿红色法师袍的男子,微微蹙眉:“有事”

“芊芊是你吧”比起钱钱的冷淡,男子显得很开心、热情。

芊芊是钱钱老号的名字,面前的法师男“火焰燃烧”她认识,是她删掉的老号同一个公会下三团的团长,一起做过几次任务,并不是很熟,可以说,钱钱跟以前公会的人除了会长其他人都不是很熟,呃似乎哪怕是会长也不算熟。

现在钱钱无论如何是不想跟以前那些人扯上关系的,便漠然的看着火焰燃烧淡淡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了不会吧你现在的样子虽然没以前美得惊艳,但还是看得出来是你啊”火焰燃烧微微歪头探究的看着钱钱。

钱钱黑线不会吧

火焰燃烧像是认定了钱钱就是芊芊继续道:“我听“冷月无痕”的人说你重回游戏了,没想到在这里刚好碰到你。”

“冷月无痕”就是钱钱老号所在的公会,听了火焰燃烧这话钱钱才注意到他胸前的公会标志换成了“蓝天之巅”。

“吞天”的帮会成千上万,而“蓝天之巅”是一区四大公会之一,一区排名前四的公会,实力不相上下,排名经常换来换去。

火焰燃烧注意到钱钱的视线,悠悠叹息一声,带着丝追忆、无奈、愤懑道:“我没想到我去做了个任务回来会看到你删号的消息,两天之后我就退出了“冷月无痕”,如今的“冷月无痕”已经再也不是原来的“冷月无痕”了。你能重回游戏我很开心,我只想告诉你,我相信你。”

火焰燃烧跟她一样是“冷月无痕”首批资格最老的会员,其实一开始“冷月无痕”只是一个帮派,后来名气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升级成了公会,钱钱记得帮派升级为公会的时候,他们还为此好好庆祝了一番,似乎现在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那种一步一步成长起来成功的喜悦。

那时“冷月无痕”的氛围还很好,可是在它成为公会的一个月后就渐渐变了

相信钱钱微微一笑,有些感动,她没想到“冷月无痕”还有人是向着她的,这多少也算是一种安慰把

钱钱记得她删号的时候火焰燃烧确实不在,他那时带着人去做任务,已经离开了七天。

既然火焰燃烧不再是“冷月无痕”的人,钱钱对他便也就少了些防备,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她再不承认也没什么意思便道:“多谢。”

火焰燃烧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可惜我没能帮你什么。”

钱钱摇摇头:“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可是,她们找你麻烦了吧。”火焰燃烧拧紧了眉有些愤慨:“我们公会就要在天月城设立分会了,不如,到时你就加入我们公会吧,以你的实力一定能通过考核的,这样有公会保护总比一个人好很多。”

“吞天”里是哪个主城的人就只能加入那个主城的帮会。

像“蓝天之巅”这样的大公会,玩家想加入需要通过一定的考核。

钱钱摇摇头:“一个人挺好,现在先不说这些,我正在做一个限时任务。”

“啊不好意思,耽搁你了”火焰燃烧歉然的笑笑:“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你忙吧。”钱钱想也没想的拒绝。

“你的加不上好友”

“我加你吧”钱钱边说着边快速加了火焰燃烧,她的好友列表出现了第二位好友。

钱钱告别了火焰燃烧策马上山直奔目标点。

天裂山是天月城边最险峻的山之一,海拔不算太高但地势险要。

闪电当空便如天裂,天裂山就好像被一道纵横交错的闪电印上般按着那个痕迹裂开,裂缝边缘是悬崖峭壁,之下就是万丈深渊,掉下去便是一个死。

而且天裂山最大的危险是会不定时发生地裂,发生地裂时,整个山体如同地震般摇晃、开裂,并伴随着滚石滑落。

一年多的药师钱钱不是白当的,任务所需的四种药材她以前炼药时有用到过,知道它们要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虽是第一次来到天裂山,但根据丰富的经验与准确的判断,钱钱只花了二十分钟采集完毕。

之后再直奔“三印泉”,三印泉之所以叫三印泉,是因那泉水,人站在泉边东、西、南三面会看到有树影倒映在泉水中,但站在北面水中却看不到树影。

所以有句话形容“三印泉”,叫北边最北看不到北,说明“三印泉”在“天月城”外正北的山上最北面。

“三印泉”在地图上找不到,关于寻找“三印泉”的方法,钱钱也是以前老号做一个支线任务时碰到才得知的。

“天月城”是“吞天”最北边的主城,“三印泉”在“天月城”北面城外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