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房客别这样 > 第1章 他的手

第1章 他的手

《房客别这样》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1、房客别这样01

1、房客别这样01...

流年不利,一个月内冷静连续遭遇三次重大打击。

第一,闺蜜胡一下结婚,离开了她们的女人世界,抛弃了她们的革命友谊,头也不回地投奔男人去了。

第二,自己的初恋男友也要结婚了,新娘身高144.(cm),身价144.(亿,台币),女财男貌,共同促进海峡两岸的和谐稳定。

第三,她的设计勇夺国际大奖,时尚教父褒奖有加,某国际影星穿着它,惊艳红毯,四大顶级杂志均有刊载——

此等好事也算重大打击?

算!

冷静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时,气得差点把电脑砸了,原因很简单:她的设计被署上了别人的名。

而剽窃她设计的,正是去年炒了她鱿鱼的“miss.更年期”。

新仇加旧恨,冷静坚决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正在国外出差顺带蜜月旅行的胡一下似乎比她好不到哪儿去,电话那端气呼呼的:“我以为我和老公车震遭遇地震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姐们儿你比我更背。没事儿,等我回来,咱们一起把她的设计室掀个底朝天!”

冷静告诉自己:冷静!调整好了心情,才能顺利地讲述自己这几日来的悲惨遭遇:“我前几天去了miss.更年期的设计室,刚出电梯就被俩彪形大汉架了回去,别说掀个底朝天了,我连她的面都没见着。”

“你不会想就这么算了吧?那可不行,你所有衣服的第一次都是我的,现在被她剽窃了,以后我再穿它出去,别人还以为我穿山寨的呢!”

“放心,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冷静咬牙握拳。

此刻的她坐在车上,头戴鸭舌,黑超遮面。车子就停在设计室所在的大厦外,她的双眼正紧紧盯着大门,她的手里握着重要武器——录音笔。

就这么守株待兔了将近一个小时,一个球状身材的女人终于出现在了大门口,冷静暗叫大好,眼看miss.更年期坐上候在门边的奔驰,而奔驰也很快驶下车道,冷静一刻都不耽搁,猛踩油门,推排档杆,紧跟而上。

跟着奔驰在二环绕了大半圈,miss.更年期终于到了目的地,冷静尾随她进了高级酒店,miss.更年期进了电梯反身站好,那一刻冷静差点撞上她的目光。

一瞬间,冷静心跳几乎停滞,赶紧闪身躲到景观盆栽后。她连喘好几口气再出来,电梯门已经慢慢合上,球状身材也随之消失在电梯门后。

电梯楼层数一直在往上跳,好不容易停了,冷静看一眼——67楼。下一秒,她已经闪进了另一台电梯。

67楼专供vvip住客使用,一整个楼层只有8间套房,冷静犹豫再三,是在电梯口守着,等miss.更年期自动送上门?还是主动出击,逮她个正着?

很快,她得出了结论,闭眼默念一句:上帝保佑!

做个深呼吸,然后按响了第一间套房的门铃。

但很显然,上帝并不准备保佑她。

冷静连闯5间套房都没看见miss.更年期的身影。一身狼狈的她,来到第6间套房门外,突然有点委屈了。

双手合十,闭眼,虔诚祈祷:菩萨保佑!

“叮咚——”她又一次按响了门铃。

不多时就有人来应门。

开门这人个子很高,冷静只觉得一瞬间所有光线都被遮挡住,逆光看不清对方的脸,冷静也没打算看清,不等对方开口,她已经张开双臂扑了过去:“honey!”

这么甜蜜的昵称冷静一辈子都没说过,如今全豁出去了,树袋熊似的抱紧这陌生人不放,借势拼命往门里挤。

眼看胜利在望,马上就要挤进客厅,男人却突然脚下一顿。冷静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她蓦地手臂一痛——

下一幕,男人反折她的手臂,把她扣在了墙上。

“你是谁?”他的声音很紧绷。

冷静胳膊都麻了,笑得龇牙咧嘴,却还要腻歪地娇嗔:“死鬼,你连我都不记得了?”

他似乎有些犹豫,稍微松开了对她的压制,冷静正为下一步做谋划,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一声:“小圣人?”

小——圣——人?

这爱称已经够让冷静倒胃口了,而这属于miss.更年期的声音,只会让她更倒胃口。

冷静这才有功夫打量眼前的状况。男人身着浴衣,头发有些湿,难怪在刚才的较量中有水溅到她脸上。

鲜嫩硬朗的男人,这个时间段在酒店洗澡,外加一个饥渴的miss.更年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勾当——

生可忍、孰不可忍,冷静瞬间脑袋一片空白,一切谋划统统被抛到九霄云外,她猛地推开这男人,拔腿就往里跑。

可还没跑两步,她腰上就突然一紧,双脚也忽地悬空——

冷静就这样被人捉小鸡似的拦腰捉回去。

男人火速摘掉她的鸭舌帽和眼镜,冷静低头躲闪,他直接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说,你到底是谁?”

冷静咬牙,死活不吭声,但有人替她回答了:“冷……冷静?”

中国人的地盘,菩萨比上帝管用,此时此刻,miss.更年期正站在玄关与客厅的连接处,瞪着双眼不可思议地唤她名字。

狼狈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的狼狈被miss.更年期看见了,冷静气上心头,低头照着他的手一口咬下。

男人当即吃痛地放开,冷静挣脱开,转眼就窜到miss.更年期面前,笑得有些狰狞:“我敬爱的朱设计师,您应该知道我找来这儿的原因吧!”

miss.更年期眼神闪避,要绕过她:“这女孩子疯了,小圣人你帮我叫保安上来把她……”

这男人脸上的谨慎顿时消散,反而换了副懒散的表情,好整以暇地打量冷静:“我看她挺正常的。”

他身手很好,冷静原本还有点忌惮,怕他助纣为虐,现在总算可以放松些,专心对付miss.更年期:“您不是说过我的作品都是垃圾么?为什么还要偷我的垃圾?”

年轻女人不笑的时候五官尤为冷艳,一边质问一边把对方逼得直往后退,气势十足,男人像是挺感兴趣,眯了眯眼,抱着双臂站在一旁,静候事态发展。

miss.更年期一步步往后躲,冷静一步步紧逼,直到被逼到了电话旁,miss.更年期突然见到救星似的,劈手勾起听筒,一边拨号一边小声嘲弄道:“那设计确实是你的,可那又怎么样?你在圈子里只是个无名小卒,天赋再强又有什么用,有人会欣赏么?倒不如给我……”

冷静一动不动站着,miss.更年期肆意地笑起来,权当这女孩子被唬住了。殊不知冷静藏在裤袋里的手,正死死捏着录音笔,把她的话一字不落的收录进去。

接到求救电话,保安很快赶到,冷静本就没打算反抗,十分配合地束手就擒。

被保安架着走到那个叫做小圣人的男人身边时,冷静甚至笑了出来:“小白脸,劝你一句,另找金主,跟着她你捞不到太多好处的。”

见他皱起眉头,冷静别提多爽,可没走出多远就被叫住:“等等!”是小白脸的声音。

保安停下了,冷静也被迫停下,她嘲弄的笑还没来得及敛去,小白脸已经走到她面前。

他的手,慢而轻佻地从她下巴滑到锁骨,再往下滑——“喂!”冷静尖叫,她的笑脸没了,他的笑脸却挂了起来。

他的手从上至下,直滑到她裤袋里:“那你觉得我该找个什么样的金主?”

冷静因紧张而骤然紧缩的瞳孔里,倒影着他嘴唇的一张一合,她只能一遍又一遍默默安慰自己:他不可能知道她口袋里有什么,绝不可能……

他从她兜里摸出录音笔,在她眼前晃了晃:“在你告诉我金主的答案之前,这玩意儿暂时由我保管。”

t×&12xsimes;www.12xs.com

2、房客别这样02...

111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12xs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111

2、房客别这样02...

乖乖兔般束手就擒的女人突然变身母老虎,两个保安始料未及,一脱手就让冷静溜了,其他人还瞪着眼没反应改过来,冷静已经低咒一声“混蛋!”目露凶光地朝小白脸扑了过去。

扑倒了吗?

一秒后,男人脚步一偏,轻松躲过。

两秒后,扑空了的冷静直接朝着茶几倒去。

两秒半后,男人顺手一带,冷静没有砸在茶几上,改趴在沙发上了。

三秒后,打开着放置在沙发上的那个幽兰色绒面首饰盒,被碰落在地。

四秒后,miss.更年期不可思议地盯着盒中项链,一声尖叫:“北极星!!!”

二十分钟后,三个人坐在派出所喝茶。

miss.更年期手指尖刻地指着对面的冷静,声音颤抖地向警察述说:“就是她!摔坏了北极星!我一定要追偿到底!”

低着头的冷静闻言,默默喝下一口茶水。

因为miss.更年期不许任何人碰首饰盒,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人都只能隔着一米的距离,挤眉弄眼,极力试图看清。眼神稍微好点的看清了,也纳闷了:“只是大钻石旁边掉了颗小钻石而已,再镶上去不就行了?”

miss.更年期气得胸脯起伏,脸上横肉一甩,偏过头去,拒绝与无知者交流。

一直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无所事事敲桌面的男人就在这时突然抬起头,看看珠宝盒,眉心隐秘的一皱。

他替miss.更年期解释:“除去钻石和底托本身的损坏,光是顶级镶嵌师的人工费就已经是天价了。至于具体要赔多少,还需要专业鉴定师来评估。”

miss.更年期十分认同,骄傲地笑着颔首,一旁的警察恍然大悟地点头,冷静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把纸杯捏扁。

这个时候,谁也没料到男人会突然话锋一转——

“当然,这条项链如果是真的话,我说的这些才成立,不过很可惜,”他用一只手指挑起项链,直皱眉头,“它是仿品。”

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指上挂着项链的他踱步到垃圾箱前,手一滑,项链就这么掉进了垃圾篓。

miss.更年期“噌”地站了起来:“小圣人……这……这这怎么可能?”

男人抱歉一笑,就这么转身走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冷静也是缓了好半天才适应这样的大起大伏,看向门口,小白脸早没了踪影。

她这才想起录音笔的事,立马起身去追。

miss.更年期也脚步匆忙地往外走,民警急得要上前拦下她们:“喂!你们还没销案!”

却不料,miss.更年期不是要离开,而是跑到了垃圾箱旁,伸手就往里掏——

手太胖,卡住了。

远远看去,垃圾箱与miss.更年期恍若一体。她叽里咕噜骂了一大串之后才有两个强壮的民警上前帮忙。她的胖手倒是拔出来了——

民警用力过猛,垃圾箱盖“咔嚓”一声断裂,一大堆脏东西和箱盖一道,瞬间盖了miss.更年期一整脸。

那边厢,冷静跑到派出所外头,只来得及看着他的车绝尘而去,头脑发热地去追车尾,只吃到满嘴车尾气。

车中人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头那个灰头土脸的女人,失笑。再看看驾驶台上的那支录音笔,笑容敛去。

他正准备加速,手机响了。看了来电显示,原本想要挂断,可顿了顿,他还是挂上蓝牙耳机接听了。

“朱阿姨!”他的声音听不出半点芥蒂。

“都怪我不好,本来想帮你找到corrine的遗物,没想到拿到假的了,”miss.更年期说得直喘气,不知是急的还是怒的,“真是惭愧,让你刚回国就碰上这么件烦心事,不过小圣人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真的……”

“不用了,翟先生当年给我妈的那条本来就是假的,真品在他刚娶的那个小娇妻身上。”

“……”

“还有,只有我妈才会叫我小圣人,您以后还是直接叫我翟默吧。”

“小圣……”

他挂断了电话。

小白脸人间蒸发了。

冷静到酒店堵人,服务生告诉她客人已经退房。她的录音笔没拿回来,她的生活却从那天开始出现转机。

miss.更年期说的没错,她是无名小卒,名设计师想要封杀她,比捏死一直蝼蚁还要简单。miss.更年期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一个电话就让她丢了电视台时尚栏目的工作。

当年辍学入这行,她从没后悔过,如今好友胡一下谋划着要怎么为她报仇,她也会应和着骂两句,只是心里很明白,什么向媒体爆料、什么向协会投诉——这些,在设计界这个等级分明的小世界面,根本行不通。

不免有些沮丧。

就在这沮丧中,冷静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在miss.更年期的设计室工作的一年间一次都没见过的大老板,主动约她见面。

阳光明媚的午后,私人会所里只有他们一桌客人。

约会大概只用了十几分钟,大老板绝口不提他是怎么知道抄袭事件原委的,他甚至只说了四句话。

“冷小姐你好,请坐。”

“朱设计师是我的一张王牌,我品牌的高端产品线目前全靠她撑着。我不会动她,也希望你不要再追究。”

“我想聘请你回我的设计室,确切点说,是回朱设计师手下工作。这是聘书。”

“别误会,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堵你的嘴,也不是为了补偿你,而是相信你的天赋。用另一种方式报仇,相信会更有趣。”

接下来的十分